只有印象深刻的味覺殘留,沒有所謂美食定義

一定要讚一下!

我絕對稱不上美食家,事實上我只是個愛吃鬼,我只喜愛我覺得好吃的東西,因為味蕾是非常個人的,世上沒有人會有一模一樣的味覺感受,就像沒有人可以幫忙體認生小孩的痛楚。

就像我完全不吃辣,雖然我不否認有些辣食應該很美味,但我就是不想去吃它…,不喜歡那種讓味覺麻痺的痛苦感受;即使青椒、大蒜、青蔥、茄子、苦瓜多麼營養、健康,我卻連聞都不敢聞。

所以我雖然常常開玩笑自誇是好吃的饕客,但是我覺得美食的定義,只在自己心中,沒有人可以強迫任何人去吃他不喜歡或不想吃的食物,至於批評多多少少,只要不是真的很難吃、沒味道、太油、太鹹、太甜或味道詭異…,我都不太會負面批評,相反的樂於給予鼓勵與稱讚,我想每位料理人都是享受著別人的讚美,而保持自己對料理的熱情吧。

我喜歡與志同道合的親朋好友到處去吃所謂的美食,無論是道地小吃、高級餐廳、異國料理、冰品點心…,只要聽說了就想去拜訪一下,真正讓自己覺得好吃,味覺殘留深刻印象的料理,我都認定是心中的美食。

就如我剛上台北工作時,無意間在某條不起眼的小巷子裡,一家外表髒髒舊舊的路邊攤,吃到自己讚不絕口的乾麵,到處跟朋友推薦下,才知道原來這個小攤子可是遠近馳名,是自己孤陋寡聞。

也會在看完「料理東西軍」介紹完法國頂級「貝隆生蠔」的養殖過程之後,即使自己不敢吃生蠔,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去吃吃看。然後在多年後某個初秋,又恰巧看到怡蘭書中介紹到巴黎秋天的海鮮以及餐廳,於是瘋狂的認為擇期不如撞日,立即將書中餐廳地址影印下來,約妹妹第一次花了積蓄,飛到歐洲找到哪家餐廳,去品嚐那果然讓人驚奇且印象深刻的巴黎頂級生蠔,與甜美到不行,又沒有腥味的海鮮。

有一次我和同學去遠企逛街,肚子實在餓到不行,很想吃點能滿足的什麼…,偏偏時間恰好是五點左右,餐廳晚餐都還未開始,感冒的我原本想先到附近巷子裡找診所看病,經過「五號公園」看了菜單似乎還不錯,他們又願意先上前菜填飽我們空虛的胃,因此哪一晚美食治好了我的感冒,之後我也時常介紹不同的人去光顧,美食還真是一帖良藥。

品嚐過隨性的阿正大師高超手藝之後,又是一種沈淪,只要與友人聚會,就找藉口去一趟,藉阿正師傅的好手藝與創意料理,滿足與填補自己小小的空虛感。上回香港友人來台特別再去光顧,也有機會跟阿正大哥聊了一下,又深刻覺得料理也是有內涵的,因為阿正大哥一肚子的墨水,可不是一般人隨便可以吹噓出來的。

這可不是拍馬屁,希望大哥下次幫我打折,搞不好他都忘了我是哪一位隨便路過,愛吃又愛聊天的小八婆。不過那一天真的聊得很開心,除了胃,腦袋也是滿足的。

問問香港友人的感覺,他說到任何地方,他都不奢望要吃到「很好吃」的美食,他喜歡吃到「印象深刻」的料理,這樣回去也不會忘記,對他而言那就是好吃的。

這句話讓我很感動,是啊!何必執著好不好吃,當下覺得再好吃的料理,吃過就忘了,那有什麼意義,還不如能讓自己的味蕾留下深刻印象,永遠殘留在腦海中,就像巴黎超級甜美的海鮮、倫敦火車站中的奶油雞肉派、北京全聚德烤鴨、上海湯包、希臘0.2歐元的超大甜甜圈…,也許無法時常品嚐,但卻都是我記憶中最美味的料理。 

按讚追蹤不漏接吃喝玩樂訊息
一定要讚一下!

延伸閱讀

GA瀏覽人氣:54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. Press ESC to cancel.

Back To Top
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